正念的特質

分享在 facebook
分享在 linkedin
分享在 twitter
分享在 email

正念幾個重要的特質

正念來自巴利文中的Sati,中文將Sati翻譯成(念),”念”這個字很這很精準的傳達了Sati的精髓,因為中文的念由“今”和“心”這兩個字所組成,“今”代表當下,“心”代表覺知,所以中文的念,是代表把覺知放在當下,和Sati所強調的當下的覺知是很一致的,因此”念”很能清楚表達Sati的概念。

經典上所提到的Sati本身包含三個重要元素,那就是:覺知 (Awareness)、專注 (Attention),以及記憶(或提醒) (Remembering)。

正念認知療法創始人Mark Williams 在對正念提出解釋時,他說當你做任何事時,你知道你在做這件事,而且專注在這件事上,這就是正念,這樣的說法, 很清楚的說明正念包含專注和覺知這兩個要素,當你做任何事的時候你知道你在做這件事, 這就是覺知, 而你做這件事時,專注的投入這件事中,這就是專注。

為什麼專注和覺知會帶來平靜和快樂呢?因為在我們專注和覺知時,我們的想法自然會安靜下來,通常想法帶有想要探究問題,想要解決問題,現在有問題這些潛在的焦慮與不安的成分,一旦我們帶著覺知,專注下來,心情就會安靜下來,就容易生起平靜愉悅的情緒。

Sati所包含的第三個定義,英文稱為Remembering,其實不是在強調記憶,而是在提醒,指的是提醒自己時時刻刻要保持專注與覺知,因為專注與覺知固然重要且有助益,但是要時時保持專注與覺知卻是相當困難的,而保持時時刻刻專注與覺知,才能產生強大的力量。

其實,專注與覺知並不難,經過練習,人們通常專注力與覺察力會增強,比較困難的是時時保持專注與覺知,那就很不容易了。不論如何專注和覺知,通常只能維持一段時間,過了一段時間之後我們就會心思飄移,因而失去專注和覺知。所以需要第三個要素就­是提醒自己一再的回到專注和覺知。 提醒這個要素,構成了正念的的第三個要手素。

Sati所強調的專注與覺知,對人的健康有多重向度的助益,舉例而言,如果人能夠帶著覺知且專注的觀察內在的生命經驗,尤其是觀察內在的想法與情緒,單純這樣做能幫助我們從偏見與慣性反應中解脫出來。當我們情緒激動時,如果能够客觀的覺知、觀察情緒,就能幫助我們從強烈的情緒風暴中平靜下來,這個簡單的方法,遠比壓抑或控制強烈情緒風暴來得有效且省力得多。

在傳統經典中的正念,除了上述三個意義之外,Sati還有分辨與辦別的功能,以便去惡提善。就如知名的佛教學者 John Dunne (2001)所舉的例子,帶著邪惡意念的殺手,當他將槍口的靶心對準他要謀殺的對象時,他是完全符合Sati的三個元素:專注、覺知、且時時提醒自己保持專注與覺知的,但這對自己或對他人,都是有害的,更不是我們所要培育的正向能力,所以正念的本質也包含帶著正向意圖的分辨與辦別的能加,所以在傳統的經典上的正念Sati,時時保持專注與覺知的目的是幫助人保持清醒,能够分辦善惡,去惡揚善才是免除痛苦的途徑,正念也因而有慈悲的內涵。

也有人以戒、定、慧來說明佛陀在這部分的教導,在這裡戒是指過著符合道德規範的生活,而定就是以正念為核心的專注與覺知,當我們過著符合道德規範的生活,並且時時專注、保持覺知,就會生活智慧,就能有正確的洞見與思維,也就能過著恰當的生活與行為,免除痛苦。也就是有了戒,就能培育定,有了定,就能發展智慧。

正念就是定的核心,正念所帶來的專注與覺知幫助我們明心見性,對生命有深入洞見,因為有正念,我們能洞悉內在經驗的本質是變動無常的,我們能領悟想法只是想法,情緒只是情緒,不會過度執著,不會過度貪求,這樣就能破除邪見,生起智慧,自然能脫離痛苦,獲得快樂。

綜合以上的說明,傳統經典上對Sati,比較是強調專注、覺知、時時提醒自己保持專注與覺知,從這樣的操練中,生出分辨與辨別的能力,當我們帶著正向的意圖去分辨與辨識生命經驗,自然也會生出智慧,這樣的智慧幫助我們有所辨別,從而做出選擇,去除貪愛,能去除貪愛就能去除痛苦,從而獲得快樂。

正念來自巴利文中的Sati,中文將Sati翻譯成(念),”念”這個字很這很精準的傳達了Sati的精髓,因為中文的念由“今”和“心”這兩個字所組成,“今”代表當下,“心”代表覺知,所以中文的念,是代表把覺知放在當下,和Sati所強調的當下的覺知是很一致的,因此”念”很能清楚表達Sati的概念。

經典上所提到的Sati本身包含三個重要元素,那就是:覺知 (Awareness)、專注 (Attention),以及記憶(或提醒) (Remembering)。

正念認知療法創始人Mark Williams 在對正念提出解釋時,他說當你做任何事時,你知道你在做這件事,而且專注在這件事上,這就是正念,這樣的說法, 很清楚的說明正念包含專注和覺知這兩個要素,當你做任何事的時候你知道你在做這件事, 這就是覺知, 而你做這件事時,專注的投入這件事中,這就是專注。

為什麼專注和覺知會帶來平靜和快樂呢?因為在我們專注和覺知時,我們的想法自然會安靜下來,通常想法帶有想要探究問題,想要解決問題,現在有問題這些潛在的焦慮與不安的成分,一旦我們帶著覺知,專注下來,心情就會安靜下來,就容易生起平靜愉悅的情緒。

Sati所包含的第三個定義,英文稱為Remembering,其實不是在強調記憶,而是在提醒,指的是提醒自己時時刻刻要保持專注與覺知,因為專注與覺知固然重要且有助益,但是要時時保持專注與覺知卻是相當困難的,而保持時時刻刻專注與覺知,才能產生強大的力量。

其實,專注與覺知並不難,經過練習,人們通常專注力與覺察力會增強,比較困難的是時時保持專注與覺知,那就很不容易了。不論如何專注和覺知,通常只能維持一段時間,過了一段時間之後我們就會心思飄移,因而失去專注和覺知。所以需要第三個要素就­是提醒自己一再的回到專注和覺知。 提醒這個要素,構成了正念的的第三個要手素。

Sati所強調的專注與覺知,對人的健康有多重向度的助益,舉例而言,如果人能夠帶著覺知且專注的觀察內在的生命經驗,尤其是觀察內在的想法與情緒,單純這樣做能幫助我們從偏見與慣性反應中解脫出來。當我們情緒激動時,如果能够客觀的覺知、觀察情緒,就能幫助我們從強烈的情緒風暴中平靜下來,這個簡單的方法,遠比壓抑或控制強烈情緒風暴來得有效且省力得多。

在傳統經典中的正念,除了上述三個意義之外,Sati還有分辨與辦別的功能,以便去惡提善。就如知名的佛教學者 John Dunne (2001)所舉的例子,帶著邪惡意念的殺手,當他將槍口的靶心對準他要謀殺的對象時,他是完全符合Sati的三個元素:專注、覺知、且時時提醒自己保持專注與覺知的,但這對自己或對他人,都是有害的,更不是我們所要培育的正向能力,所以正念的本質也包含帶著正向意圖的分辨與辦別的能加,所以在傳統的經典上的正念Sati,時時保持專注與覺知的目的是幫助人保持清醒,能够分辦善惡,去惡揚善才是免除痛苦的途徑,正念也因而有慈悲的內涵。

也有人以戒、定、慧來說明佛陀在這部分的教導,在這裡戒是指過著符合道德規範的生活,而定就是以正念為核心的專注與覺知,當我們過著符合道德規範的生活,並且時時專注、保持覺知,就會生活智慧,就能有正確的洞見與思維,也就能過著恰當的生活與行為,免除痛苦。也就是有了戒,就能培育定,有了定,就能發展智慧。

正念就是定的核心,正念所帶來的專注與覺知幫助我們明心見性,對生命有深入洞見,因為有正念,我們能洞悉內在經驗的本質是變動無常的,我們能領悟想法只是想法,情緒只是情緒,不會過度執著,不會過度貪求,這樣就能破除邪見,生起智慧,自然能脫離痛苦,獲得快樂。

綜合以上的說明,傳統經典上對Sati,比較是強調專注、覺知、時時提醒自己保持專注與覺知,從這樣的操練中,生出分辨與辨別的能力,當我們帶著正向的意圖去分辨與辨識生命經驗,自然也會生出智慧,這樣的智慧幫助我們有所辨別,從而做出選擇,去除貪愛,能去除貪愛就能去除痛苦,從而獲得快樂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其他文章

練習檔案

當代的療癒正念

無雍置疑的,當代的正念在身心健康專業與臨床應用上愈

自我慈悲

正念的特質

正念幾個重要的特質 正念來自巴利文中的Sati,中

練習檔案

我是誰?

靜觀中我們常問自己的一個問題是,我是誰? 不論答案